快捷搜索:  名称  美食

湖南邵阳县人民医院是否走私人体器官, 应给死者家属一个交待

  邵阳县圹田市镇圹田村李武兵,是个年逾六十的退役军人,在家务农,勤劳肯干,多种养殖,家境殷实。因年仅27岁的爱女李红叶突发高烧,入住邵阳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四天,不明不白死于医院,从此长年生活在悲痛之中。
  李红叶是个性格开朗、活泼,从小身体结实的女儿。在广东打工,结识了四川南充名叫黄勇的年青人,最终踏入婚姻的殿堂,育有一男儿,生活美满。
  李武兵及女婿黄勇两个家庭,日夜轮流守护在医院里,无法接受李红叶不明不白死亡的事实,一致认为,是医院走私人体器官惨无人道的行为所致,从而走上上访之路。
  2018年3月,有境外媒体以《湖南邵阳一医院被指走私人体器官》为题予以报导。
  李武兵向笔者详细介绍了女儿在邵阳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的经过和其上访的艰难过程:
  2017年2月13日7时,女儿在家突发高烧,拨打“120”救护车电话,救护车赶到,三个小时后被送进邵阳县人民医院,并安置在本院外一科重症救治室。
  第二天一早,主治医生告诉守候在医院的李武兵等家属:“病人的高烧已退,问题不大。”
  李武兵追问医生:“女儿究竟患的是什么病?”医生没有回答。他接着向医生提出要求,将女儿转到邵阳市中心医院检查,查出病因。医生简单地答复了一句:“等观察治疗几天再说。”
  李武兵心想:女儿的高烧已退,病情好转,拒绝转院,可以理解。但是为什么不将女儿从重症室转到本院的普通病房?让其家属看护,百思不得其解。
  2月15日、16日两天,女儿还是被留在“重症室”。也不知道女儿患的是什么病。李武兵和女婿黄勇等家人非常着急,先后多次向医生请求,将李红叶转到邵阳市中心医院治疗,均遭拒绝。
  就在2月16日这天下午,医生突然找到李武兵,向李武兵提出:医方愿意拿出10万元购买李红叶的肾和眼角膜等多个器官。
  李武兵一听,顿时火冒三丈,大声呵斥:“你们不是救死扶伤,而是在谋财害命!”坚决要求转院,导致双方争吵。
  这天晚上,医生口头告诉李武兵:病人的病情严重,如果抢救过来,可能会成植物人”,没有价值。最好放弃抢救,院方仍然购买其器官。
  李武兵知道,女儿还躺在病床上输液,一条鲜活的生命,难道就如此结束。他和女婿黄勇坚决反对,但又无可奈何。
  2月17日凌晨1时30分,医生告知,李红叶已经死亡。一家人悲痛欲绝。李武兵当着医生的面大呼:“我的女儿是被你们害死的!”院方限其在一小时内,将李红叶遗体拉出医院。
  李红叶的遗体火化后,李武兵先后多次向邵阳县公安、邵阳县卫生局投诉邵阳县医院,走私人体器官,谋财害命一案。请求立案调查,均遭拒绝。又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上访邵阳市、湖南省和北京。
  在上级领导部门关注下,2017年4月5日,邵阳县卫生局将此案列为医疗事故主持调解,无果而终。
  2018年4月3日,又由邵阳县卫生局王理文同志主持调解,从下午2点钟开始一直到下午8点,王理文同志坚持按医疗事故予以赔偿,他算来算去,应该赔偿85.2万元。本案双方都有责任,各承担50%,院方应该承担42.6万元。
  参加调解的院方代表人,在调解过程中伪造事实,说假话。最后答应赔3万元。
  李武兵对院方代表人不尊重事实,逃避买卖人体器官的责任非常气愤,怒斥医院和医生惨无人道的犯罪行为。其在场的爱人拍了一桌子,斥责院方的代表人。院方代表人用手机打电话。不久,县政府的一位名叫吴晓辉的领导干部来了。
  这位领导干部进入调解会场,询问王理文同志:李武兵一方参加调解会的成员。当他知道李武兵同志的代理人管正国不是律师。就大声说:没有律师资格,不能做代理人。不能参加调解会,要退出去……
  李武兵接着说:我是农民,不懂法,管正国是我本地人,他有文化也懂得一些法律,给我提供帮助有何不可?
  调解又无果而终。
  李武兵最后十分为难地对笔者说:年仅27岁的女儿平时身体健康,因为高烧住院,第二天高烧已退,四天后,又不明不白死在医院,在这四天时间里,医生又多次向他提出要购买其女儿的器官,他百思不得其解。他上访一年多已来,家里被搞得一贫如洗,哪里有青天?
  笔者反复思考:当前医患矛盾并不鲜见。李武兵值得同情,其女儿李红叶更值得同情!李红叶因突发性高烧住院,如果病情严重,院方为何多次拒绝其亲属转院治疗?还向李武兵多次提出以10万元的价格购买其女儿的器官?实在发人深思,政府有关部门对本案应该立案调查,给百姓一个合理的答复。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